第五章你这骚货(H)(故事一:非你不可)

      小月一夜好眠,伸了个懒腰,见天已经大亮,便起了身,面具男不在,一切正常。
    又是悠闲平静的一天。
    晚间,小月已经睡下了,门突然开了,进来一个黑影,小月知道是他,也就没起身,知道他要去净房洗漱。
    黑影立了一会儿,便去净房了,小月听得远处的水声,感觉到他进来了,下床给他倒了杯茶,“你受伤了?”
    男人一眼冰寒锁住她,小月打了个寒颤,“很……很严重吗?”
    男人逼近她,小月艰难地抬头,就是这种感觉,好可怕,好恐惧。
    男人没说话,小月却领悟到了,也不知是求生欲还是本能什么的,她回答道:“我是……我是看你走路的姿势有点、有点奇怪,才、才想你是不是受伤了……”
    男人偏了偏头,小月知道自己答对了,继续道:“就是感觉你右边腰的地方有点僵硬。”
    小月见男人眼中疑惑更甚,只是她绞尽脑汁也猜不出他到底还疑惑什么,一时也不敢乱说话,只怕激怒他。
    男人突然不再看她,掉头去翻纱布,脱了衣服,示意她过去。
    靠近了小月才看到他的腰受了伤,伤口已经清洗过并且涂了药膏,但还在出血,并不是很深,但很长,她接过绷带,替他缠上绷带,她双手环住他的腰,一圈又一圈,他皮肤很白皙,没伤痕的地方非常……细嫩?
    不,这不是细嫩,是……年轻?
    对,是年轻,这是少年人的皮肤。
    小月心头一跳,她一直以为他大概二十好几了,但是看着皮肤,就像是十七八岁的少年一样,莫不是个少年?
    不会吧,她已经十九了,这种少年小少爷还看得上她?也说不准,毕竟他喜欢大胸,可不是成熟的女人才能大么?
    果然是恋母吧?好畸形啊……
    小月一边臆想着,手里的动作却也没停,弄完了退开几步,才发现面具男一直在看她。
    她紧张地攥紧了手,面上不动声色。
    面具男却没做什么,起身吹了灯上床。
    小月摸着黑到了床边,刚爬上床就被男人给捞了过去,他压在她身上,很沉。
    小月听到他悉悉索索的脱衣服,不禁想起昨天两个人的混事,心跳突然就快了,扭扭捏捏地也去脱衣服,还没脱完他的手就伸过来了,小月没动,任他摸,他却不乱摸,手心贴着她的心脏,像是知道她心跳加快了,正在听她的心跳。
    他的掌心粗粝,应该是常年练刀或者……握笔?小月不太清楚,只这粗糙又温热的感觉太让她煎熬了。
    明明也不痛不痒,她都不知道自己在煎熬些什么鬼。
    她越来越热,心跳也越来越快,忍不住把自己的衣物扯下去。
    这是一个强烈的暗示,面具男回应了这个暗示,他开始大力玩弄她,看她在自己手下变成一汪春水。
    两人几个来回,衣衫尽去,小月盘坐在他腿上,而他正含着她的乳尖打圈,好舒服……小月意识开始迷乱,口唇干燥。
    好口渴啊,想喝水,可是又舍不得离了他。
    男人放开口里的蓓蕾想换另一个,小月突然捧住他的脸含上了他的唇,许是他嘴里没什么味道,口水很清也不粘稠,也或许是她实在太渴了,小月含住他的唇以后就开始吸他嘴里的口水。
    他独特的气息从他鼻尖喷涌而来,而她像是一个被吸引过来的雌性,狂乱淫靡,她把他按在身下,四肢缠在他身上,像是依附而生的藤萝。
    小月不懂接吻,也没接过吻,她只是想吸他嘴里的……口水,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做这种事,换以前她只会觉得恶心,可现在……
    面具男被她这么一主动,有些愣,回过神后抱着她一翻,又重新获得了主动权。只是他也不知道这么接吻,他也没亲过人……每次都是直接搞,所以对于嘴唇的接触感觉新奇又美妙。
    他伸舌舔她,她回应他。
    明明两个人连话都说不上几句,明明刚刚他还在吓她。
    明明……
    可是小月已经快疯了,她努力舒展身子让他更深地进入,她渴望被他掠夺,嘴上,身上,所有。
    他进来了,好深,好深,好重,好重,铺天盖地的快感淹没了她。
    让她就想这么……被他肏死了算了。
    身上的男人也难得轻喘了声,他克制地停了下来,平复身体感受到了巨大快感,看着身下女人,他刚刚差点要失去理智了。
    小月星眸半睁,像是不满他停下,藤萝般的腿儿缠上他的腰腹,扭着腰迎向他,见他不为所动,在爱欲的冲击下竟浪荡地伸手抚摸自己的胸,赤果果地色诱他。
    这下面具男彻底清醒了,面具下的嘴角一勾,心道,我倒要看看你能玩出什么花样。
    小月自己动得不利索,心里焦躁,支起上身,大战胆子把他往后一推按在床上,自己则坐在他身上动作起来,上上下下,因为是自己动,所以每一次都不遗余力地插得没根,“啊……实在太爽了……”
    她眼眸迷离,媚眼如丝,娇颜酡红含春,她一手撑在他胸口,一手不自觉地抚摸着自己的锁骨,快感一波接一波,而她自己动真的很累,想勾引他弄她,于是羞耻的话也说得溜了,“人家好爽,太舒服了,还想要,想要你弄……”
    “太骚了,你这骚货!”这是他对她说的第一句话。
    话音一落,他起身把她按在了身下,小月露出开心的笑容,她知道她马上就可以升天啦!却不知她这无意识的笑容深深地迷住了他。
    面具男被小月勾引到了,把她压在身下狠狠地惩治了许久,爽得小月意识都没了,最后只知道把腿儿张开,最后脑海里只有一个意识,张开腿就会爽,就会一直爽,再累也要张开……
    男人在小月身上泄了以后,把脸趴在她的奶子上,不甘心地嗤了声,“天生的骚货。”
    小月在极致的舒爽过后舒舒服服地睡着了,夜里她又醒了,面具男还是之前那个姿势,想来他也是弄完就睡着了。
    小月胸口被压得闷,她挪了挪身子,面具男跟着翻了个身,却没醒。
    头上的亮瓦里射进一注月光,照在她头顶。
    小月转头看他,今天他还是戴的金面具,只是上面的花纹不是眼睛,是一朵浮云。
    这面具是真的金子的吗?小月不由细看,好像是金的,跟佟老爷赏给她的金耳环很像。面具有点歪了,唔,多半是刚刚他啃她的时候推歪的,面具后面是几根韧性很强的带子,而带子有些松动了。
    唔,小月咬了咬唇。
    他长什么样啊,我真的不想知道,我不想知道,小月背过身去。
    过了老久,小月默默地转过身来,就看一下,看一点点。
    --

- PO18 https://www.po18fre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