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章喜欢奶大的?(故事一:非你不可)

      他趴在小月身上歇了会儿,才从小月身体里退出来,两人胶着的地方分开,带出许多白浊,他看小月像条死鱼一样趴在春凳上喘息,觉得她这样丑死了,可她汗湿的发贴在她脸上,胸上,背上,他突然就觉得十分满足,很尽兴。
    于是他大发慈悲地把小月抱到了床上,转身去净房洗漱时,回头又看了她一眼,她呆呆地盯着床顶的纱帐,显然是还没回过神来,下面流出一滩不明液体,淫靡浪骚的模样。
    小月确实还没回过神,她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,这种事,怎么可能这么爽呢?她觉得自己都要疯了,好像只有不停地被他肏,才能让她好受点。
    小月翻了个身,闻到他的味道,想起刚刚他那么使劲地弄她,忍不住夹紧了双腿,好舒服啊,都还想再……小月一愣,糟了,她居然还想再来一遍!
    不行不行……
    她不能这样,这人肯定是大户人家的公子,他是不可能跟她在一起一辈子的,她不能恋上这种事,不然以后没有了,该多难受啊!
    还好她机智地意识到了,小月起身用脏衣服擦了擦,便穿中衣,等他从净房出来再去洗。
    面具男动作麻利,很快就出来了,经过小月时他戏谑地看了她一眼,似乎在嘲笑她刚刚的浪荡。
    小月脸一红,攥紧了手中的衣物。
    等从净房出来,小月已经彻底从情欲里走出来,开心地等着待会的晚饭。
    面具男已经睡了,他来她这儿一般就两件事,做爱,睡觉。
    晚饭送到了,小月打开食盒就开始大快朵颐。
    吃着吃着,突然觉得背后一阵寒意,扭头,冷不防一双眼睛盯着她,吓得她胃口都小了。
    “你……要吃么?”小月讨好道。
    面具男没动,就这么盯着她。
    小月突然就明白了他的意思,“好,我小声点,我不咂嘴。”
    面具男转过脸去,小月回过身,等了会儿又扭头去看他,发现他还在看她,他看着她的脸,然后视线下移,看了看她的腰身和肚子,就又把头转过去了。
    虽然他什么都没说,眼神也没什么变化,但是小月就是知道,他的意思是:你别吃了,你太胖了。
    小月为自己强大的理解力感到难过。
    要是她看不懂,她就可以再吃一点。可是她看懂了,而且她不敢再吃了。
    小月闷闷不乐地收拾了桌子,把食盒放回门口。
    亮瓦里的天又擦黑了。
    按往日的情况,他应该是要出门,去不知道哪里吃饭,然后再回来睡觉。
    果然,面具男悉悉索索地起身了,把一件黑衣换下,穿上另一件黑衣,出了门。
    今日她白天与他做了,所以没能洗澡,估计那些老妈子也知道,所以也没催她,现在她得去例行的沐浴了。
    搓了半个时辰,才弄好。
    累死了,小月往床上一瘫,昏沉沉睡了。
    许是睡得太早,大半夜的晚上,小月突然醒了,是热醒的,面具男搂着她,他身子热,贴着她她就觉得热,忍不住想从他怀里溜走。
    她知道怎么悄悄地从他怀里溜走而不惊醒他,他睡觉极浅,一般她一动他就会醒,但是……只要她……
    只要她把胸口扯开,让他的手有奶可摸,他就会睡得很死……
    他应该就是喜欢她的胸吧。或者,他就是喜欢奶大的女人。
    小月想起她第一次见他,当时佟老爷正在她房里教导她怎么伺候他,她刚把衣服脱了,转身就看到佟老爷身后有个人影,她吓了一跳,伸手去拿衣服的时候,就听得“咚”的一声,她连忙披上衣服,回头就看到佟老爷倒在血泊里了。
    那个黑影朝她走来,她怕得不得了,浑身都在发抖,抖啊抖的,她披得衣服都抖掉了,那个人影观察了她一会,慢慢逼近她,她赤着身子抖得像糠筛,死亡来临的时候真的太可怕了。这个男人第一次给她的感觉,就是恐惧。
    许是她太害怕,连羞耻都忘了,她双手抖得都抓不住东西,更想不到要去遮蔽自己的身子。大概正是因为如此,她那双兔子才被他看到了,也被他看上了。
    所以她靠着兔子活了下来。
    她还记得他冰冷的带着厚茧的手抚上她的胸,摩挲按捏,爱不释手的诡异模样。然后他不知道做了什么,她就晕了过去,等她醒来,她就在这屋子里了,成了他的女人。
    小月把胸贡献出去,终于换来了凉爽,背贴在他胸口太热了,虽然胸一直被这样紧紧抓着也不太舒服,不过,至少不热嘛,最来胖了不少,更加怕热了。
    小月睡着了没事干,就研究面具男。
    他整天带个面具也不嫌麻烦,只要到时候给她银子,她是断不会纠缠他的,小月觉得自己最大的优点就是有自知之明,她知道自己配不上他,所以她不痴心妄想。
    像她这样奶大的女人多了去了,他条件这么好,找谁不是找,不过是图她新鲜嘛,她明白,吕姐都说过。
    只是,他这么俊俏,又那么有钱,一定很多人喜欢吧,不知道他出了这里,过的是怎样的生活。
    小月胡思乱想,突然觉得胸口一冷,原来是面具男把脸贴上来了,小月顺势抱住他的头,让他趴在她胸口。
    “娘……”低哑的一声梦呓。
    小月惊得睁大了眼,他居然叫她娘!啊,原来如此啊!你是小时候奶没吃够吗!这么迷恋这个!你这个恋母的狗子!
    不过他的声音还挺好听得啊,符合他有钱公子的身份。
    哼,我就知道你会说话,瞎装什么哑巴!
    小月胡思乱想,终于又睡了过去。
    而小月睡过去的那一刻,面具男却突然睁了眼。
    面具男慢慢起身,冷眼看着睡着的小月。
    手从她胸口拿开,他看着自己的手指,握成拳,太大意了,他居然会犯这么简单愚蠢的错误!
    刚刚的他确实是陷入深沉睡眠了,并且从她的反应来看他应该是梦呓了,说了什么?他居然会梦呓!面具男看着小月眼神陡然结霜,是时候换一个了。
    --

- PO18 https://www.po18fre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