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被豢养的日子(故事一:非你不可)

      荣小月轻手轻脚地把木窗支起来,偷眼一瞄,果然有个健壮的老妈子从远处小跑过来,冷漠地瞥了她一眼,把木棒取了,木窗“啪”的一声扣下来,激起了一层灰尘。
    荣小月皱皱鼻子,不开就不开,反正她在这昏暗的屋子也呆了两叁个月了,她又不怕黑,不过是闲得难受罢了。
    她瘫在床上看着一片亮瓦,就一小片,维持着白日的日常照明。看着亮度,怕是要正午了,估摸着再过一小会儿就有人送吃的了。她赶紧起身,给自己倒了杯冷茶,准备吃饭。
    不过片刻,就有人叩门,然后也不用她去开,叩门声一停,他们就会自己开门把食盒放进屋子。果然,声音一停,门“吱呀”开了,只一个小缝儿,伸进一只人手,把食盒一放,就又把门锁死了。
    荣小月迫不及待地端起食盒,让她看看,今天又是什么好吃的啊?
    一大盘鱼,这鱼她上个月吃过,没刺儿,也不知是它天生没刺儿还是被人挑了,反正吃起来那叫一个痛快!几个大肉丸子,这菜她知道,以前跟着佟老爷的时候吃过,叫红烧狮子头,不过以前吃的时候没发现这菜这么好吃,果然是这里的厨师手艺好些吧,然后还有几个小炒菜,素菜,肉汤和一些甜点。
    她高高兴兴地一样一样摆开,吃饭,成了她这些日子唯一的消遣。
    要慢慢儿吃,一下子吃完了就又没事儿做了,这对于从小劳作,不做事就要挨打的荣小月来说,极不习惯。毕竟她之前的人生都没有消遣时光这个概念,在家做姑娘的时候要割草喂猪,打柴,烧火做饭,过年好不容易有点休息的时候,娘又叫她绣花打络子。
    最清闲的时候就是给佟老爷做妾的时候,每天就绣花裁衣服,要是累了休息一天半日的,佟老爷也不会打她。
    从前她总想休息,想跟别人一样闲着,而现在,没有一件事可以让她做了,她却不知道该怎么休息,怎么闲着。
    不过,清闲的日子,可真是舒坦啊……
    而且这里的饭菜又如此美味,荣小月低头看了看自己鼓鼓囊囊的胸,是胖了,现在女子都以瘦为美,她这么吃下去,怕是不好吧……不过一想起这圆滚滚的胸救了自己一命,便也不介怀了,继续吃哦。
    吃了午饭,又细细地享用了甜点,看到阳光从亮瓦斜斜地射进来,荣小月忍不住起身,拿了袜子去擦桌子,袜子是上好质地的细棉布,还没用过,荣小月心疼得紧,可没办法啊,除了这袜子是棉布做的,其他衣物都是丝绸贡缎!
    太可怕了,她刚来的时候都不太敢穿,这辈子只在绸缎庄见过丝绸,就觉得自己了不起得很了,没想到还有一日能穿上。
    其实她原只认得丝绸,贡缎没见过,只觉得料子摸着舒服,那天她闲不住打扫屋子,撕了一小块贡缎抹桌子,许是撕布料的声音太响,闯了两个老妈子进来,一把架住她,大喝一声:“小蹄子,还想自杀?!”
    吓得她一马软了脚,哭哭啼啼地解释了半天,才让两个老妈子相信她是想打扫卫生,舍不得用其他好布料,才撕了这个,她不是故意的。老妈子嫌弃地看她一眼,告诉她这些东西想要多得是,还说这是贡缎,比丝绸还贵几倍,若是她心疼钱,还不如用棉袜抹桌子,又说她是贱皮子,闲不住,明明打扫得干干净净的屋子还要捣腾,叽里呱啦说了一堆才离去。
    荣小月觉得老妈子说得对,自己就是皮痒闲不住,于是她把床榻边缘,桌角板凳,都擦了个油光锃亮。
    抬头看亮瓦,时间还早,又把春凳上的垫子掀开,打算把春凳细细擦了一遍,一不小心被藤编刮破了手指,荣小月看了眼,是个很浅的口子,渗了点血,没什么问题,把血摸了继续擦,擦完了口子还在渗血,她看了眼弄伤她的那突出来的细小的藤条,这玩意儿也能弄伤她?
    她看了看自己的白嫩嫩的手指,这段时间倒是把她养娇气了,连手上的茧都变得越来越薄,有的地方已经没有了。因为出不了门,连阳光也见不到,更是白了许多,她都不知道原来自己可以这么白。
    又吃得好,腰上已是能掐出些肉来了,这日子再这么继续下去,她可不就会变成一头白胖的猪了。
    荣小月一边这般想着,一边瘫痪在床,慢慢地有些困了,她翻了个身趴在床上,床上有那个人的味道。
    她又翻过来,不想闻到他的味道,她不喜欢他,虽然因为他的原因她现在日子好了不少,可是她还是不喜欢他。
    不过比起隔壁院儿里姐姐,她对他还算好的吧,隔壁院子里的姐姐荣小月没见过,只是在夜里听见她凄厉的嘶吼,想是很不喜欢她的对象吧。
    东想西想,荣小月不知不觉睡了过去。
    “咚!”木桶落地的声音,荣小月一下惊醒了,她麻溜地窜起来,顺手翻了套衣物就急匆匆小跑到了净房,老老实实地候着。
    她居然睡到快到酉时了!吓死了,还好她动作快,果然,把水放好了的几个老妈子一出来看到她,满意地点点头,然后出去了。
    荣小月进了净房开始仔仔细细地洗刷自己,她一点也不喜欢每天洗澡,以前在乡下时候像那种深秋,十天半月才洗一次,就是到了佟老爷那里,规矩那么多都才四五天洗一次,而这里却要每天洗!
    每次要洗半个时辰,上上下下地洗干净了,之前她不想洗,老妈子们也不介意亲自给她洗,那就一个恐怖啊!后来她就草草地洗,老妈子们检查得时候在她身上搓啊搓得她想骂娘!多几次她就学乖了,还是自己把自己搓干净最好。
    用青盐里里外外把牙齿擦干净了,荣小月便穿了衣服从净房里出来,穿得时候她就觉得今日这衣服别扭,穿完才发现这衣服特别的浪荡,它不透也不薄,就是腰背露了很多出来,胸口也没遮完,十分暴露。
    而换下来的衣服已经被她搭在桶沿上弄湿了……
    荣小月不知道该怎么办,在净房里干着急,叩门声响了,她知道老妈子在等着检查,没办法,只得硬着头皮出去。
    老妈子见她出来,眉头一挑,什么也没说,例行公事地查看了她的口腔,腋下,又搓了搓她的胳膊,知道她最近老实,也没怎么难为她,让她回了屋。
    洗了澡过会儿就会送晚饭,荣小月想趁这个时间找衣服,她进屋往左走,就是衣柜,听得屋里有响动,她探头看了看,却不料那个人来了,这屋子大,用大屏风隔开了,所以她一眼没看到床上有人。
    那人要是不想她知道,完全可以悄无声息,她被他突然出现吓过好多次,现在他故意弄出声响就是想让她去伺候他了。
    她如今穿得这样暴露,是很不想这么出现在他眼前的,毕竟她又不喜欢他,也不太想讨好他。
    可她知道,让他等久了会有什么下场,比起那样她那点小尊严可真算不上什么,所以荣小月顺从地走了过去,爬到了榻上。
    那个人今天的身上依然有股铁锈味,荣小月闻不惯。不过今天他脸上戴着的面具换了一个,是个金色的,往日他都带银色的,她心里暗暗叫他银面具,现在她又可以叫他金面具了。
    --

- PO18 https://www.po18fre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