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ò⓲κκ.Còм 开场

      T市的夜晚,霓虹闪烁,高架桥上一辆黑色GLS飞驰而过。
    车厢里播放着一首《La  Vie  En  Rose》,夏衍仲车里总是循环着小野丽莎的曲子,莫安安以前因此调笑他品味太跟不上时代,但男人却对此毫不在意,他说他喜欢这种嗓音,好听,带着股慵懒的媚劲儿,骚透了。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他眉头淡淡地皱着,神色暧昧不明地瞟一眼莫安安。
    她知道他的意思。
    莫安安和夏衍仲同是A大的毕业生,夏衍仲大叁那年莫安安刚入学,在学校迎新晚会的那一夜,她一眼看到了站在舞台最中央的那个人。他是主持,也是吉他弹唱表演者,同时还是学校学生会的主席。
    夏衍仲总是人群里最闪耀灼眼的那一个,他什么都拿手,当然,玩女人也不例外。
    他不缺钱,不缺身材,不缺样貌,走在校园时常有姑娘红着脸主动跟他搭话,夏衍仲娴熟地一一应对,随口调侃几句便把姑娘哄得花枝乱颤,不日后,漂亮的姑娘或许有机会跟他一起出入酒店,如果他心情好,接下来几天甚至有可能在餐厅玩你喂我、我喂你的亲昵游戏。但自始至终,大家都只是“朋友”。
    “这是游戏规则,”  夏衍仲跟好基友范铮一起游泳时说道,“因为一棵树而放弃整个森林?你饶了我吧。”
    这是夏衍仲大叁那年上学期说的话,然而下学期开学第二周,他就在众目睽睽下,用同一把吉他对莫安安进行了俗气、而又浪漫的告白。
    “为什么会喜欢我?”那天晚上在床上,莫安安问夏衍仲。
    “你漂亮。”夏衍仲说。他眼睛扫着莫安安的身体,她的皮肤白而细腻,像一块无暇的羊脂玉,圆润的胸和纤细的腰肢让他属于雄性的一部分下意识地变得灼烫。
    “只有这个?”莫安安有些失望。
    “漂亮到老子舍不得你被别人操。”他脱下外套,露出漂亮的肌肉,低头在她的唇上啄了一口,然后把粗大的性器放在了莫安安的唇边,表情狂妄:“难道这还不够?”
    莫安安后来不大愿意回想起初夜,夏衍仲不温柔,甚至可以说是粗暴。他简单地将前戏一带而过就匆匆进入了正题,处女紧实而狭窄的穴口尚未得到充分的扩张和湿润,便被粗长的肉棒充满,夏衍仲抽插得很猛烈,性器一进一出,恨不能插到子宫的最深处,粉嫩的穴肉被操得向外翻着,像朵盛开的玫瑰花心。
    过程不大美好,但那天晚上夏衍仲的一句话敲动了莫安安的心。
    ——“我看见你的时候就觉得,如果能操这女人一辈子,我就再也不想碰别的女人了。”
    他后来也的确如同所承诺的那样,没有再碰过别的女人。花花公子夏衍仲突然变成了标准好男友,出席应酬带着莫安安,拒绝其他姑娘投怀送抱,出门在外向莫安安报备行程。他们在假期无人的教室、放学后的后山花园野战,夏衍仲把精液射在莫安安丰满的胸脯,和性感的唇角。
    这些事发生在很久以前了,但每每回忆起来,又仿佛在昨天。中间这几年反倒平平淡淡,再没有什么值得记忆的地方。
    毕业后的夏衍仲进入了一家老牌咨询公司,拿着不菲年薪,做着符合收益的工作,忙得顾不得看银行账户。莫安安混沌地过完了大学生活,到了一家公关公司做活动策划。她毕业当年结了婚,婚礼的布置是莫安安渴望已久的童话风格,摆满了各色鲜花,不远处有草坪和喷泉,所有亲朋好友前来庆贺,范铮喝多了在席间哭得宛如一个老父亲:
    “说好了夏衍仲你小子要游戏花丛,他妈的怎么在我前面结了婚!”
    他们搬进了同一所高档公寓,房间有宽敞的露台,打开窗帘,整座T市最闪耀的灯火一览无余。他们共享同一张床。
    莫安安算了算,他们在一起总共八年,结婚五年。时间让莫安安从一个纯情的女大学生变成了一个美艳少妇,把青葱的夏衍仲变成了这座城市不折不扣的精英,也让他们身体上的联系变得越发枯燥无味。
    莫安安想起他们在学校最后一次做爱,那是六月的最后一天,刚下过一场雨,操场上湿漉漉的,夏衍仲把她拉到了那棵巨大的榕树后,把她吻得站也站不稳,然后凶狠地扳过她的脸,进入了她的身体。
    闷热,潮湿,这是最适合情欲滋长的条件。莫安安小声地哭泣着,求夏衍仲慢一点,身体却喜欢得快要炸开了。她紧紧地咬着夏衍仲,淫液湿润了她的大腿和夏衍仲的裤子。
    后来,后来。
    搬入新家的那一天,他们在沙发上做了爱,但怎么也施展不开,又挪回到了床上。第二次,第叁次……自那以后都是规规矩矩地在那张柔软的大床上,人躺在上面像坠入了一张缠绵的网,可真正的缠绵却越来越少。夏衍仲总是在加班,回到家永远在午夜之后,匆匆洗澡便睡下了。莫安安没有机会与他聊太多,夏衍仲醒着的时候她在睡觉,她醒来时夏衍仲已经离开了家,好不容易有了空闲的时间,夏衍仲更乐意去健身房或是打高尔夫。
    男人需要发泄,有几次她晚上睡不着,听见客厅里有隐约的呻吟声传来,光线随着画面变动而忽明忽暗,次日的纸篓里会出现许多新鲜的纸团。
    他们得过且过,心说夫妻大多如此。
    然而失衡的事态总会被打破,叁月前夏衍仲再次受到提拔,不光薪水上涨,他的时间也忽而变得富余许多,从前被工作占用的时间现在他要面对莫安安,这躯壳仍旧美丽,一寸一毫都美艳如画,却再也勾不起他的欲望。
    “我们为什么会这样?”结婚纪念日的晚上,喝得有些醉的莫安安问。
    夏衍仲笑了笑:“哪样?”
    “你明白的。”莫安安扯掉自己身上的绸裙,她皮肤还像初遇时一样的美,月光下如同象牙。
    “我不明白。”
    莫安安把手探向夏衍仲的西裤,男人手里拿着酒杯,脸上表情漠然,他胯下和他此时的表情一样,毫无波澜。
    莫安安松开手,蹲了下来,手颤抖着捂住了脸。
    “人的口味是会变的。”半晌,夏衍仲说。
    “小时候喜欢可乐,长大了却更爱茶和葡萄酒。”  夏衍仲摸了摸她的颅顶,“但尽管如此,我可以向你保证,我一直握着那杯当初选择的可乐,从未变过。”
    “你现在的口味是什么?”
    夏衍仲怔了怔,似乎有点难以启齿。
    莫安安眼睛通红:“我想知道。”
    “更性感……或者说骚的?”  夏衍仲说,“从前享受征服感,觉得梨花带雨的女孩儿特别可爱,现在忽然觉得野性点的更有感觉。”
    莫安安侧脸看他,夏衍仲眯起了眼睛,一幅投入的神情。
    盛夏,露台的风明明是暖的,莫安安却觉得冷透了。
    夏衍仲笑笑:“算了,你不必放在心上。以后会解决的。”.
    “想什么呢?”  夏衍仲的声音打破了柔和的女声。
    莫安安顿时从回忆里醒了过来,干巴巴地问:“还有多远?”
    “两个红绿灯口。”  夏衍仲说。他的声音很平淡,但指头不住地敲打着方向盘,兴奋溢于言表。
    莫安安咬了咬唇:“你还没有告诉过我,他长什么样子?”
    “跟你差不多高,皮肤有点黑,喜欢健身,屁股挺翘……”  夏衍仲说着看到莫安安的表情,意识到哪里不太对劲,“你是问那个医生?”
    莫安安把脸移向了窗外。
    “放心,我不会把自己的爱人交给一个不入流的男人。”  夏衍仲略感内疚地说,“到了你就知道了。”
    --

- PO18 https://www.po18free.com